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19876码博士 >

香港赛马会一码三中三如何客观评价近代中国的进化论思潮

发布日期:2020-01-23 10:49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19世纪末,是满清王朝的“世纪末”,由于它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专制政权,因而这也是中国封建专制统治的“世纪末”。

  回首19世纪40年代至世纪末的中国,历史是这样写就的:40年代至50年代,在外国侵略者坚船利炮和起义农民大刀长矛的双重夹击下,满清政权摇摇欲坠;60年代至80年代,随着太平天国的失败和洋务运动的勃兴,满清政权似乎呈现出重建昔日盛世的希望,“同治中兴”成为当时的流行语,正表达了对这一希望的期待,90年代中期甲午战争的惨败,昭示人们:“中兴”的希望只不过是幻想而已,因而满清政权在19世纪末无可挽回地走向了它自己的“世纪末”。

  幻想的破灭酿成了新的觉醒:历史否定了归复旧物的“中兴,也就意味着历史否定了旧物存在的合理性。因此,中国必须跨越满清封建专制统治而寻求新的出路,于是就有了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浪翻波连的戊戌维新、辛亥革命和新文化运动。这一期间,指引中国人寻求新的出路的思想光芒,来自腾升在19世纪末中国夜空的新世界观——进化论。

  本来进化论是产生于19世纪欧洲的自然科学理论。它认为事物按照量的积累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逐渐向前发展。广义的进化论,在内容上包括宇宙无机物的进化、生物的进化和社会的进化等自然历史过程,其中生物的进化是非生命进化到人类社会进化的中间环节。狭义的进化论是指达尔文以来的生物进化论。在近代中国形成的进化论世界观,其基础既包括了广义进化论的内容,又以达尔文生物进化论为主体。因为尽管中国近代的进化论把自然界天体演化作为重要内容,但是将进化论作为世界观来着力渲染并使其盛行于世的,则首推严复译述的以阐发达尔文生物进化论为宗旨的《天演论》。

  进化论急速地涨涌于戊戌前后,主宰了直至五四前后的中国思想界,成为这一时期主流思潮。从维新志士到革命党人再到五四骁将,无不受其滋润哺育。这是人们所熟悉的历史图景。它之所以能为几代人延续信奉,是因其具有新世界观的性质。这也是学术界普遍的共识。但是,这一共识还有待于深化。本章力图更深入地论证进化论作为世界观在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地位,即从世界观变革的角度来研究近代中国的进化论思潮,着重讨论以下两个问题:

  首先,世界观的变革并非是因某个思想家提出一种世界观就意味着完成了,它是通过被社会的广泛接受和采纳来实现的。一种新的世界观只有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同,才能够获得存在的现实形式,否则只能是提出这一世界观的思想家本人的自言自语。那么,中国近代的进化论是否在现实中完成了世界观的变革呢?本章打算通过考察它和中国近代政治思潮的关系来回答这一问题。

  其次,世界观的变革并非是一个单纯的直线接受的过程。对于中国近代的进化论来说,尤其如此。这是因为近代中国的进化论是把原来在西方是自然科学的理论提升为世界观,这就意味着不是单纯地重复作为自然科学的进化论,而是对其意义作了新的理解。由于社会文化背景和主体自身诠释视域的制约,近代中国人对进化论意义的理解是多重的。这种多重的理解,既深化了进化论世界观的变革,又丰富了进化论世界观的内容。所以,近代中国进化论的世界观变革,是一个由多重理解所组成的复杂的曲线创造过程。本章准备通过展示进化论在近代中国的演变轨迹来表现这一过程。

  世界观的变革无疑是用新世界观取代旧世界观。这一取代是对传统思想观念的变革和沟通的统一。新世界观取代旧世界观,包含着对传统思想的变革是不言而喻的。然而,排斥旧世界观是为了使人们认同新世界观。对任何对象的认同,总是或多或少地使其与原有的某些思想观念相沟通,认同新的世界观也不例外。中国近代进化论世界观的变革就是在对传统思想观念的变革和沟通中完成的。

  进化论风行喧腾的戊戌前后至五四前后,是近代中国思想最为活跃的时期,各种思潮前推后涌,激荡不已,层出叠现。然而,在这些思潮喷沫飞溅的奔流声中,无不鸣奏着进化论的旋律。在“五四”巨澜之余波犹存的1922年,曾有人描述了这一壮观的情景:“我们放开眼光看一看,现在的进化论,已经有了左右思想的能力,无论什么哲学、伦理、教育,以及社会之组织、宗教之精神、政治之设施,没有一种不受它的影响。”[1]正是在进化论支配着这一时期各种思潮的意义上,我们称其为近代中国思想界的第一大潮。

  不过,这里只论述进化论对于近代中国政治思潮的重大影响,而不旁及它是如何左右其他思潮的。这固然有着受篇幅限制的缘故,但更重要的是为了说明进化论世界观得到社会普遍认同的一个标志,即被广泛地用来指导解决时代的中心环节——政治问题。中国近代,空前激烈尖锐的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使政治问题的讨论成了社会普遍关注的时代中心环节。因此,政治思潮在中国近代社会思潮中占有最突出的位置,是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其他方面的思潮,如哲学、史学、文学、教育、宗教等,无不围绕这一中心环节而展开,并服务于它。

  戊戌前后至五四前后的中国政治思潮,可以归结为民族主义、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三大政治思潮鼎足于19世纪的欧洲,随着欧风美雨的东驰,它们传入了近代中国。进化论同这三大政治思潮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中国近代,燃眉之急的民族危机,必然会唤起民族意识的自觉,引发民族情感的高扬。然而,近代中国最初用以聚合民族力量的旗帜,仍然是以夷夏之辨为核心的传统民族主义。它的基本原则是:“内诸夏而外夷狄”。而中国近代民族救亡的历史逻辑则是:要摆脱民族危机,实现民族自强,就必须“师夷狄”(向西方学习)。于是,“外夷狄”和“师夷狄”形成了尖锐的对立。这意味着传统民族主义和中国近代民族救亡的历史走向是悖离的。这就使得曾起过排拒西方人侵作用的传统民族主义到戊戌前后已成了民族救亡的落伍者和障碍物。当时的守旧派抵制救亡图存的变法运动,夷夏之辨是他们的主要凭借之一。因此,只有跨出传统民族主义的壁垒,与中国近代民族救亡相适应的近代民族主义才能奔跃而出。可以说,是否以夷夏之辨为核心,是中国的传统民族主义与近代民族主义的分野。近代民族主义推倒夷夏之辨壁垒的重要思想武器,正是进化论。因为达尔文进化论揭示出人类有共同的起源,都是由动物进化而来的。www.889123.com西湖一日游应该怎么安排?!严复译述的《天演论》及其他论文一再阐明了这一点。这就从根本上击破了夷夏之辨——夷夏在本源上是没有界限的。所以,在进化论的牵引下,和日益高涨的变法自强运动相合拍的近代民族主义,形成于戊戌前后就不是偶然的了。以进化论来吹响近代民族主义的号角,是严复的自觉意识。这从他强调《天演论》于“自强保种之事,反复三致意”[2]中,可以得到印证。那么,进化论向近代民族主义提供了哪些反对夷夏之辨的曲谱呢?

  进化论使近代民族主义冲破了传统民族主义的封闭性。夷夏之辨导致传统民族主义以闭关锁国来抵御外来民族的入侵。进化论则指引近代民族主义从世界各民族竞争的大势来考察中华民族的存亡。严复指出,在生物界里,开放的“四达之地”的物种,有较强的竞争力,而与世隔绝的“孤悬岛国”的物种,则竞争力较弱,一旦“外种闯入,新竞更起,往往年月以后,旧种渐湮,新种迭盛。此自舟车大通之后,所特见屡见不一见者也。”[3]因此,近代民族主义认为,中华民族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对“外来之物,深闭固拒,必非良法,要当强立不反,出与力争,庶几磨厉玉成,有以自立。至于自立,则彼之来皆为吾利。吾何畏哉!”[4]正是进化论使近代民族主义剔除了夷夏之辨的封闭性,强调“中国今日之旧危,论者莫不知由于全国人民不能对外竞争之所致。”[5]

  进化论使近代民族主义淘洗了传统民族主义的守旧性。按照夷夏之辨,华夏固有的事物是最好的,变动不得的。因此,传统民族主义总是把维护“祖宗之法”和反对以夷变夏联系在一起。近代民族主义强调民族救亡的必由之路是变革(改良和革命)。“能变则全,不变则亡;全变则强,小变仍亡。”这段话出自康有为《上清帝第六书》,代表了近代民族主义者的共识。这一共识是以进化论为依据的:“法何以必变?凡在天地之间者,莫不变。”按照适者生存的道理,唯有主动顺应客观的进化过程,自觉变革,民族方能生存,“变而变者,变之权操诸己,可以保国,可以保种,可以保教”;[6]“宇内各国,无不准进化之理。其所以雄飞突步,得有今日者,进化为之也,非自古而然,革命亦其一端也。”[7]正是由此而肯定“革命者,争存争亡过渡时代之要义也。”[8]可以说,没有进化论,近代民族主义的变革是中华民族强盛的必由之路的观念,就不能深入人心。

  进化论使近代民族主义摈弃了传统民族主义的封建性。在夷夏之辨里,“攘夷”和“尊王”并提,因而传统民族主义具有把忠爱于民族和忠诚于君主相混同的封建色彩。近代民族主义用以振兴民族的变革,在政治上就是要革除封建君主专制。他们抨击封建君主专制的理由之一,就在于它是造成中华民族败弱的根源。因为清朝的君主是满族,所以近代民族主义提出了“排满”的口号。这一口号固然残留着夷夏之辨的大汉族主义,但其主要矛头是指向封建君主专制,不可和带有忠君封建烙印的夷夏之辨混为一谈。因此,中国近代民族主义在戊戌前后把救亡图存和倡言民权相连,而在辛亥前后则进一步把民族主义和民权主义并列,宣称中国“要是没有经过民族主义,要站在这优劣竞争的世界上,是万万不能的,香港赛马会一码三中三!”[9]而“民族主义与专制政体不相容”。[10]指导近代民族主义树立这一信念的,是进化论阐明的历史进化规律:人类社会必然要从封建君主专制演进为资产阶级民主制。正是在由据乱(君主专制)而升平(君主立宪)而太平(民主共和)的进化论照耀下,康有为表达了维新志士改革封建专制制度以谋求中国强盛的民族主义思想:“立行宪法,大开国会,以庶政与国民共之,行三权鼎立之创,则中国之治强可计日待也。”[11]也正是基于人类社会循着由神权到君权再到民权而演变的进化论,孙中山表达了革命党人以建立民主共和国为目标的民族主义:“鼓吹民族主义,建一头等民主大共和国。”[12]可见,进化论赋予近代民族主义以民主气息。

  进化论使近代民族主义克服了传统民族主义的落后性.夷夏之辨用以凝聚民族力量的,是一种落后的理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所以其心必异,是因蛮夷之性与禽兽相类。直至戊戌前后,传统民族主义仍是袭用这种落后的理论,以鄙洋人为禽兽来集合民族的力量。近代民族主义在科学知识日渐传扬的时代,不可能再来搬用如此落后的理论,它在自己的旗帜上写着:“合群救国”。“合群”即团结聚合全民族的力量。它在阐述为何“合群”时,是以进化论为依据的。达尔文进化论指出,生物的生存竞争不是以个体为单位,而是以群体为单位进行的,因而凝聚力强的种群比凝聚力弱的种群有更强的生存能力。“天演之事,将使能群者在,不群者灭;善群者存,不善群者灭。”[13]近代民族主义以此来论证“合群”的重要:“以物竞天择之公理衡之,则其合群之力愈坚而大者,愈能占优胜权于世界上”;[14]“乃者红、黑、棕色之种,伏于黄人,黄人复制于白人……彼人之自保则奈何?曰:合群明分而已矣。苟能此,则无不自立。譬之蜜蜂,虽细不败。”[15]近代民族主义把“合群救国”建立在“合群进化”的基础上,使其凝聚民族力的理论有了以自然科学为根由的先进性。

  从上述可见,进化论的大风鼓荡起近代民族主义的篷帆。革命党人胡汉民在本世纪初(1906年),已从自身的经历中直观地感受到了这一点。他说 “自严氏书出,而物竞天择之理,厘然当于人心,而中国民气为之一变,即所谓言合群言排外言排满者,固为风潮所激发者多,而严氏之功盖亦匪细。”[16]经严复之手而传播的进化论,点燃了“言合群言排外言排满”的近代民族主义的烈焰。这表明了进化论世界观为整个民族所崇信的广度,而这广度又表明了进化论世界观生存发展的现实根据,在于紧扣了中国近代救亡图存的历史主题。

  如果说进化论使民族主义在近代中国完成了由传统到近代起转变;那么,对于中国近代自由主义,进化论则为之奠定了基石。

  在中国传统思想里,民族意识是固有的,而自由意识则是空缺的。加严复所说:“夫自由一言,真中国历古圣贤之所深畏,而从未尝立以为教者也。”[17]毫无传统思想资源可作依托的自由主义,是在进化论的召唤下,登上近代中国舞台的。首先给近代中国施以自由主义洗礼的严复,正是因阐扬进化论而闻名的。他对自由主义的青睐,是以进化论为中介的。他指出:“彼西洋者,无法与法并用而皆有以胜我者也”,其之所以能胜我,在于西方社会建立在自由主义的政治原则上,“推求其故,盖彼以自由为体,以民主为用。”[18]因此,为了生存竞争,中国必须从西方引入原先阙如的自由主义观念。通过进化论然后接受自由主义,前者就成了后者的理论基石。这就不难理解严复用以陶铸中国近代自由主义的舶来品,基本上出自具有进化论思想的斯宾塞、赫胥黎、穆勒。[19]在严复之后,中国近代自由主义形成了声浪时起时伏的思潮,但进化论始终是其理论基石。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首先,进化论为中国近代自由主义确立了关于个体自由的价值观。无论是西方或是中国,自由主义区别于其他学说的根本标志,在于重视个体自由的价值。然而,竖立起个体自由的价值的支柱,中国却和西方不同。众所周知,西方自由主义以洛克直至卢梭的“天赋人权”即每个人生而自由的预设为前提,从而肯定了个体自由的价值。中国以儒学为主体的传统思想是贬斥个体自由的。如严复所说:“中文自由,常含放诞、恣睢、无忌惮诸劣义。”[20]但是,严复不仅没有搬用“天赋人权”说来论证个体自由的价值,反而对其提出了批评。他以进化论为指导,认为自由是人类智、德、力进化的产物,“民之自由亦以智、德、力三者程度为高下,初无可为典要者。”[21]由此驳斥了“天赋人权”说:“卢梭《民约》,其开宗明义,谓民生而自由,此语大为后贤所呵,亦谓初生小儿,法同禽兽,生死饥饱,权非己操,断断乎不得以自由论也。”[22]严复以进化论批评了自己曾赞同过的“天赋人权”说,[23]表明了他要根据自由是人类进化的产物的进化论观点,来肯定个体自由的价值。事实正是这样。他说:“禽兽下生,驱于形气,一切不由自主,则无自由,而皆束缚。独人道介于天物之间,有自由亦有束缚。治化天演,程度越高,其所得以自由自主之事愈众。”[24]介于天(绝对自由的上帝)和物(毫无自由的禽兽)之间的人类,其进化过程就是不断地摆脱束缚而趋向自由,以自由为目标,进化的程度愈高,自由便愈多。同时,只有让个体在自由竞争中优胜劣汰,方能演进到理想社会,“惟与以自由,而天择为用,斯郅治有必成之一日。”[25]因此,自由也是人类进化的动力。这就用进化论凸现了个体自由的价值:它是人类进化的目标和动力,是人类有别于上帝和禽兽的独特之价值。

  严复在用如上的进化论观点肯定个体自由的价值的同时,也就为个体自由和国家富强之间的关系作了定位。因为在他看来,人类进化是以群体的形式实现的,所以,作为人类进化产物的个体自由应从属于国家(群体)富强:“政治宽严、自由多少,其等级可以国之险易,内忧外患之缓急为分。”[26]这正如史华兹所指出的:严复把关于个体自由的内容,“以斯宾塞一达尔文主义的语言塞进那些含有‘适者生存’意思的领域,即把自由作为提高社会功效的工具,并因此作为获得富强的最终手段。”[27]

  可以说,严复用进化论确立的关于个体自由的价值观,存在着个体自由既是目的又是手段的矛盾。这样的价值观制约了整个中国近代自由主义思潮。在中国近代自由主义思潮的演进中,从20世纪初梁启超把欧美的历史描绘成一部“自由发达史”,[28]到《新青年》创刊号宣称:“国人欲脱蒙昧时代,羞为浅化之民,则急起直追,当以科学与人权并重”[29];从20年代提出“好政府”应当“充分容纳个人的自由”[30]和30年代“新月”派喊出要求政府“保障自由”的口号,到40年代新自由主义者力图实现既有“政治自由”又有“经济自由”的社会体制;这些都蕴含着以人类进化的目标和动力来肯定个体自由之价值的进化论理念,正如40年代自由主义者自己所说:“时代进一步,所欲求的自由也跟着进一步。”[31]同时,在中国近代自由主义阵营里不时传出屈从于专制的噪声:从辛亥革命前梁启超鼓吹“开明专制”,到辛亥革命后严复寄希望于“强人政治”;从30年代“开明专制”被冠以“新式”的字样再度泛起,到40年代后期,在独裁统治下提出:“没有容忍,就没有自由可说了。”[32]这些论调的理由之一,就是个体自由与社会稳定发生冲突时,前者必须让位。这样的理由正体现了进化论将个体自由作为国家富强之手段的价值定位。